民进党当局推动“法理台独”的风险上升

日期:2017-12-25 15:53 来源:《统一论坛》杂志 作者:陈咏江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蔡英文带领民进党重新上台后,一方面总结了陈水扁激进“台独”失败的教训,改头换面以“柔性台独”的方式,大肆推动基础性“台独”工程。另一方面,在最为关键的“法理台独”制度建构上,蔡英文当局不仅具备推动的条件,而且已经顺利做出相当程度的铺垫。随着内部压力的上升与外部环境的变化,蔡英文当局推动“法理台独”的风险将会持续上升。

  一、蔡英文当局在岛内有条件发动“法理台独”,且已有相当程度的铺垫

  一是看似天方夜谭的“修宪”已并非全无可能。“修宪”是体制内直接改变台湾政治定位最常规、最直接的手段,也是对两岸关系破坏性最大的动作,将直接引发台海危机,甚至战争相向。民进党长期以来都是立法机构的少数,过去要通过立法机构去推动“修宪”无异于天方夜谭。但民进党重新上台后,已占据总共113席立法机构中的2/3多数席次,达68席,亲民党也已蜕变,不再是传统泛蓝政党。若民进党结合“时代力量”5席,笼络亲民党的3席与无党籍的2席,就已经达到78席。如果长期陷入权力路线之争的国民党出现分裂,只要7席以上国民党民意代表反水,且无需直接赞成民进党的提议,而只需要出席民进党提出的“修宪”相关表决程序,即可以迈过“3/4民意代表出席且出席民意代表3/4以上决议”所需的85席民意代表出席、78席民意代表赞成的门槛,最终通过立法机构成功完成“修宪”。

  二是“公投”修法已放上日程,“公投”成为蔡英文当局手中随时可能打出的牌。陈水扁时期嚷嚷半天却无力推动的“公投法”修法,在蔡英文上台后,凭借立法机构多数优势以及国民党无力无意阻挡,“公投法”修法顺利通过初审。虽然不纳入统“独”、“领土变更”与“两岸政治协议”,但取消“公投”审议委员会,大幅降低“公投”提案与通过门槛后,如同打开潘多拉的魔盒,“公投”范围与频率将大为拓展,常态化后将强化民粹意识,无形中增强政治性公投的合法性,比如通过“公投”修改“国歌”“国旗”等。尽管蔡英文当局当前对三读通过“公投法”仍有诸多顾虑,但在“独”派的不断施压之下,蔡英文在民进党中常会上,对“公投法”修法作出了明确表态,将会在年底前推动“公投法”完成“立法”目标。此外,由于法案进度和审查时程规划都掌握在民进党手上,成为蔡英文平衡内外压力的一大王牌。

  三是蔡英文已掌握通过大法官“释宪”实现“偷梁换柱”的捷径,且这种现实风险在持续上升。相对而言,蔡英文当局所有手段中,最有可能推动“法理台独”的渠道就是大法官“释宪”,因为大法官“释宪”是以会议决定的,不需要冗长复杂的民主程序。如果大法官把“台独”理念输送到解释文里面,就真的有可能造成“法理台独”。蔡英文上台后提名的7位大法官中,“司法院院长”许宗力是“两国论”主笔,“司法院副院长”蔡炯炖长期与绿营团体保持密切关系,除张琼文外,其余4位大法官许志雄、詹森林、黄瑞明及黄昭元均明确支持“人民公投制宪”,许志雄与黄昭元更是公然表达不认同现行“宪法”的立场。按大法官“释宪”规定,2/3以上大法官出席及出席人数2/3同意即可通过,目前蔡英文掌握的7席已具备突袭“释宪”以及在解释法律时偷渡“台独”意识形态的能力。另外8位马英九时期提名的大法官中,有4位将在2019年9月底任期届满,届时蔡英文提名改选后将完全主导“释宪”。

  四是完全主导立法机构,具备“立法”挑衅两岸政治定位或偷渡“一边一国”“两国论”意识形态的能力。民进党在立法机构不仅单独过半,立法机构负责人苏嘉全也是蔡英文意志的忠实贯彻者,完全摒弃了王金平时代对少数政党进行照顾的朝野协商制度,改为协助民进党强势推行相关政策。这不仅与陈水扁时代朝小野大不同,也与马英九时代看似全面执政,实质上屡屡受限于与王金平的关系,导致重大相关政策被绊手绊脚无法施展不同,是真正的完全执政。苏嘉全及民进党可以不顾法治精神、不顾政治颜面强势推行诸如“不当党产条例”、前瞻计划等,也就可以公然修法挑衅两岸关系定位。在“两岸协议监督条例”“立法”过程中,民进党个别民意代表及“时代力量”已经公开提出“两国论”入法。即便该法“立法”过程在各方压力下戛然而止,由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授权其他法规规定“条例未规定事项”,蔡英文当局仍可在政治敏感度相对较低、但事涉两岸的特殊性“立法”中偷渡“一边一国”或“两国论”意识形态,比如在涉及两岸定位的法律关系时,法律用语将祖国大陆改称“中国”等。

  二、基本教义派逼宫及党内派系权斗压力升高,蔡英文被裹挟推动“法理台独”的内在压力越来越大

  一是执政不佳带来民调下滑、支持基础流失,蔡英文在党内的权威日益受损。蔡英文并非传统民进党人士出身,主要通过收割“太阳花学运”的果实,以绿营共主的身份带领民进党重新上台执政,其支持基础集中在浅绿、中间选民、年轻选民甚至部分浅蓝选民中。但全面执政后全面负责,蔡英文遭遇好景不长的尴尬。随着“一例一休”、年金改革等执政争议接续延烧,蔡英文的民调也是拦腰斩断、持续探底。原来支持蔡英文的选民本来就态度不坚定,只是想改变既有生活,没想到越变越差。于是,蔡英文的支持者正在逐渐走向不满,并不断走上街头抗议。而蔡英文在民进党内并无太深厚的根基,虽然好不容易凑成亲近自己的人马,但这些人以前大多也都是民进党内非主流组成,主要依靠蔡英文的权力上位,影响力与党内大的派系相比实在有限。在支持基础不断流失的情况下,迫使蔡英文不得不思考更多靠向绿营基本盘取暖。

  二是“台独”基本教义派对蔡英文的期待正在转化成怨愤。蔡英文上台后,对“台独”基本教义派既用且防,对其激进的“台独”主张往往回避或搁置拖延,如“申请加入联合国”、“公投法”修法、修改“国号”,等等。这就导致基本教义派高度不满。这帮人原本对民进党完全执政期待很深,嫌蔡英文推动“台独”的进度太慢、手法太软,于是“台独”金主、大佬纷纷出面指责敲打蔡英文,给蔡英文当局的人事安排与政策推动带来极大压力。虽然蔡英文通过安排“独”派大佬担任“国策顾问”、重用“独”派人士推动“文教台独”等方式实现一定程度安抚,但离基本教义派的激进企图还有很大距离,要求蔡英文在意识形态上给予基本教义派更大满足的压力在不断增大。

  三是党内派系的争权夺利裹挟推动蔡英文当局不断试险。蔡英文的亲信人马虽在党内渐成一派,但在谢系衰落、苏系削弱的背景下,无法阻挡新潮流系一家独大的趋势,而第二大派系“正国会”又走的是基本教义派路线,大大压缩了蔡英文在党内腾挪转圜的空间。新系大姐大陈菊公然呛声林全、陈明文等蔡英文亲信,蔡英文即便不满也只能压自己人来平息争议,足以说明蔡英文面临被新系绑架架空的情势。而新系担心蔡英文执政4年后会丢掉执政权,已经传出让新系中生代、同时持深绿意识形态的行政部门负责人赖清德代替蔡英文出战2020年大选。在这种派系直接挑战下,蔡英文很有可能通过尝试推动“法理台独”的小动作来分化、缓解党内派系压力。蔡英文在派系压力下,被迫让林全下台,让赖清德接任,就是在党内派系压力下的妥协之举,而这种压力并未有效缓解,妥协也只是一个开始。

  三、蔡英文当局伺机出击、误判台海形势而推动“法理台独”的风险存在

  一方面,民进党对美国对台政策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在两岸问题上不按规矩出牌,与蔡英文的一通电话更是让蔡英文当局喜出望外,误认为民进党可在美国“以台制华”的战略棋局中扮演积极角色,主动充当制衡祖国大陆的棋子。蔡英文当局甚至以为美国不是不支持民进党的“台独”诉求,只是不赞同陈水扁式的“激进台独”而已,企图在中美博弈的空隙中寻求突破的空间。尤其是,蔡英文当局自恃在美国三权分立的权力架构下,对美国国会有长期的经营,可以影响美国对台政策,一旦中美关系紧张或地缘政治格局发生变化,蔡英文当局很可能躲在美国背后尝试越过“一中”红线。比如,对美国酝酿中的派遣海军陆战队进驻美国在台协会(AIT)表示欢迎,配合实施美国国会通过海军军舰停泊高雄等台湾港口的决议等。

  另一方面,民进党低估了祖国大陆捍卫自身利益的决心。民进党党内精英主流漠视祖国大陆日益强大的事实,不能客观全面地了解与认识祖国大陆,常以冷战思维看待祖国大陆的发展,“对所处的战略环境缺乏足够的判断力和决断力,错估形势,高估自己,低估对手”。民进党普遍认为祖国大陆战略机遇期内,不会将台湾问题放在优先选项,因此尝试一些突破“一中”红线的小动作不会遭致剧烈反弹,因此蔡英文当局除了重点推动“文教台独”外,会在越来越多的行政规章等低阶法律规范中大肆推销“台独”意识形态,并不排除在争议性小的“立法”“修法”过程中偷渡“台独”立场。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中国政府网 | 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 |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协网 | 黄埔军校同学会 | 全国台联 | 中国侨联 | 台盟 |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新网 | 中央电视台 |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 国际在线 | 中国台湾网 | 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文化网 | 西藏人权网 | 浙江mg电子官网会 | 

统一之声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